背包客小鹏:重新定义背包客的栖息地_韦紫瑞

军警之回到十八岁

2018-11-22

夏立薪背包客小鹏:重新定义背包客的栖息地_2000年扣篮大赛

地下情没见过的东家

govd

背包客小鹏:重新定义背包客的栖息地_韦紫瑞

在背包环球旅行被许多人视为梦呓的年代,他以脚步丈量世界,成为中国首位职业旅行家;当无数蠢蠢欲动的灵魂只能依靠电脑屏幕前的浮光掠影感受流浪时,他用饱满的笔触写出《背包十年》,影响了百万人去追寻属于自己的自由。而当他踏上归途,脑海中的瑰丽梦想却并未就此停止冒泡。

今年6月,随着“背包十年青年公园”成都店的开业,他开始郑重地在梦想清单上再添一笔:重新定义背包客的栖息地——青旅。

他就是背包客小鹏,张金鹏。如果不翻开小鹏的履历,从外表上很难看出他是个经济学海归。在当白领的日子里,小鹏每天出入城市里最好的写字楼,掌握领带的无数种打法。但当生活精致到了每分每秒,他却感觉每分每秒都是无聊。

或许是都市里黑白分明的秩序让他无所适从,又或许是身体里蕴藏的旅行基因开始躁动——2001年,小鹏决定辞去工作,背上背包,去实现环球旅行的梦想。然而自由的另一个名字是孤独,尽管历经磨难成为了“中国首位职业旅行家”,那些因前路无迹可寻而辗转反侧的日子、那些为走出困境而欢欣雀跃的瞬间,或许只有小鹏自己和当夜的星空才能了解。再谈起那段时光,小鹏已经释然:“会有很多时候觉得走不下去了,特别是三十岁左右那会儿,感觉看不到希望。但是走到一定程度以后又开始变得顺畅了,这大概就是一万小时定理吧。”2013年夏天,小鹏沿着偶像切·格瓦拉的足迹,从阿根廷到智利,从秘鲁到古巴。然而归国之后,他却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——暂时结束旅行梦。“以前我一直在旅行,但是走了太久之后,发现再没有哪个地方能让我觉得非去不可了,就想着停下来。”曾把走遍全世界作为职业终极目标的小鹏,开始感到这种“走遍”多少显得有点儿荒诞可笑:在世界地图上进行插旗表演有什么意义呢?既然他能给予无数追梦人以前进的力量,那么当他们停留在一个地方的时候,他一定也能为他们带来慰藉和勇气。于是,小鹏又开始了他的造房梦——建一座“背包十年青年公园”,给自己和旅人一个家,重新定义青旅。“当时在北京,冬季常有雾霾,而丽江束河的空气质量很好,我很喜欢,就把第一家店的地址定在了束河古镇。”在花费了309天的筹备装修之后,“背包十年青年公园”束河店于2014年建成。小鹏并未把它当成玩几年就走的临时住所,而是按照自己对终老之地的想象进行设计:从客房餐厅的区域规划,到色彩线条的搭配设计。多年前在爱丁堡的皇家麦尔士大街,因联系不上朋友而孤身一人的小鹏知晓了人情的冷暖,却也意外收获了第一次住青旅的经历。“住酒店的时候,大家很难有机会互相打招呼。但是在青旅,所有人都是处于open的状态。见面、微笑、聊天,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。它是一个开放的社交空间,会让你打开心扉,就像回家了一样。”而于今年6月开业的“背包十年青年公园”成都店,小鹏也同样向其倾注了自己对于家的理解。他给这间青旅下了一个全新的定义,并将其称之为4B青年旅社。Bed、Breakfast、Book、Beer这四个B,是小鹏结合多年旅行经验总结出的旅途中最重要的居住要素。成都店一共有214个床位,每张床都使用了国内五星酒店御用品牌康尔馨的床品。每个床位均配有矿泉水、衣架、USB插座、遮光帘,以及一条800克重的浴巾——在一整天的风尘仆仆之后,一个热水澡能让旅人们容光焕发。成都作为著名的美食之都,早餐自然也不能马虎。在“背包十年青年公园”,无论是一觉睡到中午的懒癌患者,还是习惯了早起的健康人士,都能在这里品尝到最地道的成都味道。抄手、干拌面、串串……只有大家想不到,没有成都给不了。

在旅途中,《LonelyPlanet》是小鹏初期探索世界的宝典,《托斯卡纳阳光下》、三毛的《万水千山走遍》则让他跳出五谷杂粮的现实世界。

于是,小鹏也为成都店留出了大片的区域摆放书籍:《孤独星球》系列、《美国国家地理》杂志、50本从世界各地人肉背回的画册……在文字和摄影作品间,人们可以发现关于世界的点滴掠影。

小鹏爱电影,在没有头绪的时候,《荒野生存》、切·格瓦拉的《摩托日记》坚定了他冒险的决心。

于是,小鹏也为客人们建了一间电影院,让大家能在光影之中,发现新的世界。

他偶尔喝啤酒,就在店里捣鼓起了精酿。

当清香入鼻,杯盏之间,素不相识的人也能毫无保留地分享彼此的故事。

而在这座属于小鹏和所有旅人的城堡,最让他自豪的或许是一个叫做“途中彩虹”的永久性摄影展。

86张影像作品都拍摄于小鹏的旅途,它们以色彩组合,分布在每一层楼中,形成了一扇让人叹为观止的、通往世界各地的门。

在建青旅的过程中,小鹏不断跳出自己的舒适圈,“跟自己较劲”。

但尽管很苦,小鹏却甘之如饴。

“曾经我想在阿姆斯特丹买套房子,后来还想过去曼谷住。

我很享受这些城市的生活节奏,衣食住行一切都很好。

但现在我在丽江、香格里拉、成都都有了家。

我的青旅在哪儿,哪儿就是我的家。

”如果说当初的环球旅行是小鹏在构建一个自己的乌托邦,那么现在通过青旅这一介质,改变人们对青旅“脏乱差”的刻板印象,就是小鹏在将个人化的梦想社会化。

几年前,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的一次分享会上,一个女生向小鹏诉说了她高考落榜之后因《背包十年》而重拾信心的故事;如今,更多或失意或迷茫的年轻人追随小鹏的脚步来到成都,寻找他们自己的自由和归处。

“我想要重新定义青旅,让更多人愿意选择这种旅行居住方式。

”通过“背包十年青年公园”,人们或许会惊叹几十块钱也能享受到高端舒适的服务,或许还会在与其他旅人交流的过程中碰撞出思维火花,甚至收获友情和爱情。

有人说,如果30岁之后还读格瓦拉,那就是个无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。

而过了而立之年仍在枕边放着一本《切·格瓦拉》的小鹏,似乎印证了这句话。

但是,与其说小鹏是以旅行为生的狂徒,不如说他是天马行空却脚步不歇、以行践言的梦想家。

于他而言,世俗的眼光不重要,自己内心的声音才重要。

无论是行至万里还是稍作停歇,每一个梦想的萌生与实现,都是他用自己独一无二的视角观察这个世界的方式。

小鹏的下一站是北极,而梦想一旦开花结果,它的下一站,还会有无数个未知与惊喜的地址。

(本页面内容均为凤凰网旅游原创,请勿转载,违者必究)。